兰州千联网络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网站优化 >

钴价崩盘,全球第一贸易商损失3.5亿美元,国内

发表日期:2020-02-09 18:22文章编辑:admin浏览次数: 标签: 资源,刚果,全球,公司,万吨    

近日,全球最大大宗商品贸易商嘉能可称,嘉能可上半年利润为55.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2%,其贸易业务下降29%至10.8亿美元,究其原因主要是原材料价格滑坡导致其利润重挫,尤其钴矿,其因已开采但尚未售出的钴而遭受了3.5亿美元损失。

同时,嘉能可宣布,计划在2019年底关停其位于刚果(金)的Mutanda钴矿,持续时间为2年。据资料显示,该矿山2018年钴产量高达2.73万吨,占嘉能可钴总产量65%,占全球钴供应比例超过20%,是全球储量最大、产量最大的钴矿,是嘉能可的绝对主力矿山。

钴在地球上分布广泛,但含量很低,在地壳中的平均丰度仅为 0.002%,大多伴生于其他金属的矿床中,据CDI 相关数据显示,约有50%的钴资源伴生于镍,42%伴生于铜,8%伴生于其他金属。

2016年底,国家发布《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明确将金属钴列为国家战略性矿产目录,作为矿产资源宏观调控和监督管理的重点对象,并在资源配置、财政投入、矿业用地等方面提供差别化管理,足见其珍贵程度。

长期以来,钴一直是制造轮胎、磁铁及智能手机的原料之一。近几年,随着新能源电动汽车的异军突起,金属钴开始“火热”。一般而言,每辆电动汽车的电池包含15公斤钴,笔记本电脑电池包含33克钴,智能手机电池包含6克钴。随着钴需求的上升,每年10万吨平稳的供应量已无法与需求相匹配,2016年钴矿出现1500吨的供应缺口,2017年再翻一番,估价也在2017年开始“起飞”。

2017年,国内钴的价格从年初27万/吨暴涨至43万/吨,涨幅高达60%,伦敦金属交易所钴价格更是突破50万/吨,是所有大宗商品里表现最好的产品。

钴属于小品种,总量不大,流动性差,比较集中,很容易被操控。目前除了钴产业链本身之外,还有一些资本市场的公司也在参与稀有小金属的“收储”工作,而钴市场容量本身比较小,参与的人多的话,自然就会“火爆”,也极易造成钴矿市场的失衡。

2018年初,长江钴价上涨至61万元/吨,首次突破60万元。但随后,2018年4月开始,受供应宽松影响,钴价从高位回落,近期价格已经逼近成本线,较2018年4月份的高点,钴价跌幅达到近70%。

从自身来看,嘉能可Mutanda钴矿矿石入选品位下移,氧化矿面临枯竭,今年其硫化矿供矿比例明显提高。转变工艺将给嘉能可带来新的资本开支和成本,钴矿低价格不足以支撑这个成本。

从外界来看,2018年6月刚果金新矿业法实施,钴资源税从2%提高到了10%。税率提高,变相增加了企业的成本,同时,前两年钴矿“暴涨”让全球钴矿供应如潮水般蜂拥而至,如果新增供应如期释放,未来2-3年钴行业都将面临供给过剩问题。居于此原因,导致了从去年中旬至今年的估价暴跌。

此前有预测2020年全球钴过剩约3.55万吨,而Mutanda停产将约减少供给2.8万吨,预计减产后2020全球过剩量仅0.75万吨左右,过剩量已大幅缩减。同时考虑到刚果(金)民采矿供应减量已超过50%,2020年钴或面临供不应求的风险将显著提升,钴矿价格也将再次从20万元/吨重回30万元/吨的常态价格。

2016年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统计数据显示,世界钴储量主要集中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和古巴。分别占全世界的48.57%、14.29%、7.14%,中国钴资源储量仅为8万吨左右,约占全球钴资源储量的1.14%。

刚果(金)地处全球三大铜钴矿带之一的中非铜(钴)矿带,其铜、钴资源(储)量占中非铜带的54%和77%,是全球铜矿和钴矿主要战场。

嘉能可是一家从事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矿物、原油及石油产品营销的公司,于1974年成立,总部位于瑞士苏黎世。2013年,嘉能可完成对斯特拉塔的并购,世界500强排名跃居至第12位,也一跃成为全球第四大矿业企业,第一大锌制造商、第三大铜制造商和最大的煤炭出口商,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嘉能可以2197.54亿美元的营收,位列全球第16位。

在钴矿领域,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钴原料供应商,掌握全球钴市场20%以上的市场份额,话语权自然不言而喻,嘉能可主要生产精炼钴,其钴矿主要从铜矿和镍矿中提取,矿钴资源分布遍及南非、澳洲和美洲,有人统计,全球最为富硕的钴矿,有一半都在嘉能可手中。

洛阳钼业主要从事铜、钼、钨、钴、铌、磷等矿业的采选、冶炼和部分深加工等业务,拥有较为完整的一体化产业链条,是全球前五大钼生产商及最大钨生产商、全球第二大钴、铌生产商和全球领先的铜生产商,同时也是巴西境内第二大磷肥生产商。

TFM铜钴矿位于刚果(金)东南部的科勒维奇地区,是刚果(金)目前产能最大的铜钴矿项目。2015年,TFM矿铜钴产量分别为20.4万吨和1.6万吨,占当年全国铜钴总产量的19.62%和19.16%。

由于自身债务问题,2016年,自由港将其所持有FMDRC的100%股权(也即TFM铜钴矿56%权益)出售给洛阳钼业。2017年1月23日,洛阳钼业又与中国私募股权公司BHR合作,通过BHR间接购买TFM24%股权。至此,洛阳钼业获得TFM共计80%的权益。

欧亚资源集团(ERG)总部位于卢森堡,主要大股东之一是哈萨克斯坦政府,业务主要在哈萨克斯坦、中国、俄罗斯、巴西和非洲等国家和地区。

欧亚资源的钴矿资源全部位于非洲国家刚果(金),设有全资子公司刚果钴业(CongoCobaltCorporation)。该公司拥有的博斯矿业(BossMining)70%的股权,后者拥有的MukondoMountain是欧亚资源最主要兰州网站建设的钴矿山之一。除此之外,欧亚资源100%控股的CamroseRecources及其附属子公司拥有5处刚果(金)的铜钴矿开采权益,包括KolweziTailings项目、Africo项目和Comide项目等。

最新消息显示,欧亚资源集团将暂停刚果(金)斯矿业(Boss Mining Sprl)的生产,矿产部数据显示,去年前9个月,博斯公司出口了约2.4万吨铜和3.3万吨钴精矿,创造了约3.1亿美元的出口收入。根据Darton Commodities Ltd.的数据,该公司的精矿产量约占刚果总产量的3.5%。该集团也正在考虑未来对新生产方法的投资。刚果金去年开征新税,包括对钴出口征收10%的税。在此期间,刚果金与投资者关系紧张。

据中国产业信息统计显示,上述三家企业全球钴供应商市场占有率合计超过40%,嘉能可、洛阳钼业、欧亚资源也被成为钴矿“三巨头”。

除了洛阳钼业之外,金川国际,华友钴业,鹏欣资源,盛屯矿业,中矿资源等企业也在国家支持下,在刚果(金)这个大市场上抢钴。

华友钴业主要从事锂电新能源材料的制造、钴新材料产品的深加工及钴、铜有色金属 采、选、冶的业务。在钴业务方面公司基本覆盖全行业产品,因此算是国内钴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华友钴业自2006年便进入刚果(金),构建了Mikas、PE527为代表的矿资源基地,以CDM作为公司钴粗级冶炼基地和钴资源的采购渠道,保障了公司低成本钴原料供应,是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之一。刚果自主采购量贡献的钴原料量料维持在50%左右。

寒锐钴业主要从事钴粉及钴产品的研发、产销,公司业务以钴粉等钴产品业务为主,钴相关业务贡献了80%以上的营收与毛利。公司钴原料完全自刚果采购,并有对外销售;通过公司的采购网络与冶炼能力匹配,以低品位钴矿为原料,公司钴原料成本远低于向国际钴贸易商采购价。

金川国际是金川集团旗下专门开发海外矿产资源和经营矿产业务的旗舰。专门同国内外矿山和贸易商进行铜、钴、镍等有色金属矿产品的贸易。虽然公司拥有钴矿资源,但是从其历年产销量情况来看,其实际经营情况一般。

鹏欣资源:2016年8月,鹏欣资源作价17亿购买鹏欣矿投剩余股权使其成为全资子公司,同时配套募资新建刚果(金)2万吨/年阴极铜和7000吨/年钴生产线。2017年,鹏欣资源又以第一大股东姿态入股澳洲镍钴矿生产巨头Clean TeQ,成功获取新能源上游优质资源。据悉,Clean TeQ公司旗舰项目是位于澳洲新南威尔士世界级镍钴钪Syerston项目,而该项目也是唯一一个非洲之外,可以达到量产的大型钴项目,预计在未来20年里每年产出钴3100吨,相当于50万台电动汽车的电池阴极用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