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千联网络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手机网站 >

手机网站

跟你抢挂名医门诊号的居然是个软件!开发软件

日期:2020-06-30      浏览次数:

宁波市中医院国家级名中医董幼祺的门诊,在网上预约挂号经常“瞬间秒杀”,一票难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除了“僧多粥少”之外,这背后还另有原因——一名计算机专业的女子针对预约挂号平台系统开发了一款抢号软件,可以绕开前面正常排队抢号的人,自动插队抢挂专家号。

近日,宁波市海曙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第一被告人小玉(化名)因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我一直觉得只是利用专业特长赚点外快,没想到是犯罪……五年实在太长了,我不想错过孩子的成长……”庭审中,小玉流着泪说的一番话,让人动容,更让人警醒。

小玉大学的专业是计算机。一开始,有朋友托她在网上抢挂医院的门诊号,小玉利用专业优势,不负朋友之托,成功抢到了不少门诊号。

渐渐地,小玉在朋友圈小有名气,找她抢号的人也慢慢多了,小玉从中看到了“商机”。于是,她买了一个猫池(可以插很多SIM卡的设备),然后自己编写了一个软件,取名“挂老董.rar”,用来抢挂宁波市名中医董幼祺的专家号。

她先用身份证号码生成器生成一批假身份证号和姓名,然后用假身份信息在宁波公众健康服务平台注册。注册成功后,把注册信息和假身份信息放进软件配置表,启动代理服务器。11:59分,软件就会自动运行开始抢号。

这些号基本都是已经有人预定的,成功抢到之后,小玉就让姐姐小草(化名)去医院开卡,再将开好的卡送到买号的人手里,她按照天数付钱给姐姐作为报酬。小玉一般以70元的价格将抢到的号卖给黄牛,如果直接卖给病人,则是180-240元一个。

小玉还把抢号程序给了朋友阿旺(化名),并教他如何使用。之后,阿旺也参与其中,抢到的号则以每个70元的价格由小玉收购。

公安机关查实,2019年1月至9月案发时,小玉等人共在网上抢挂了董幼祺门诊号411个,获利4万多元。

海曙法院一审审理了此案,并当庭宣判。小玉违法所得4万余元,考虑其认罪认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小草与小玉构成共犯,但其是从犯,又有自首情节,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阿旺违法所得7千元,考虑其认罪认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案发前,小玉从不认为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甚至觉得自己利用专业能力帮助一些本来挂不到号的人顺利看到了医生,是一种助人为乐的行为。但事实上,其行为严重扰乱了医院正常就诊秩序。

正如公诉人那席发人深省的话:“当你们利用软件大肆抢号的时候,是否考虑过那些挂不到号的人内心的焦灼?当你们把公共医疗资源化为生财之道的时候,是否考虑过对医生本人、医疗机构以及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贪图小利的代价真的很沉重,告诫那些正在或准备实施类似犯罪的人员,侵犯群众公共利益,一旦查处必定严惩。”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27条明确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从事非法侵入他人网络、干扰他人网络正常功能、窃取网络数据等危害网络安全的活动”。小玉等人的行为属于使用恶意软件抢占医院号源,一方面干扰他人正常使用“健康宁波”程序的正常秩序,另一方面也影响到“健康宁波”程序以及主管部门对程序正常功能的维护,属于干扰他人网络正常功能的行为,违反了《网络安全法》的明确规定。

经司法鉴定,小玉制作的抢号软件通过访问“健康宁波”链接,实现自动识别验证信息,根据配置的参数自动完成就诊号的锁定,“健康宁波”网站本身不具备自动预约功能。该程序绕过“健康宁波”网站数据,对网站正常的登录预约过程实施干扰,属于破坏性程序。

法官经审理后认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本质特征是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既包括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整体崩溃,也包括使计算机信息系统对信息进行采集、加工、存储、传输、检索的功能和能力不能得到正常发挥。软件中的“避开保护程序”、“高频点击访问”两个行为符合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犯罪构成。

案发后,小玉等人认识到了自身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对抢号行为的违法犯罪性质有了明确深刻的理解和认识,认罪态度较好,疫情期间还委托家人向宁波市慈善总会捐款近8万元。考虑到三人均认罪认罚,悔罪表现较好,遂作出上述判决。